家电大佬纵谈全球家电供应链的价值重构

2020-10-14 17:30 来源:5分排列3 [ 收藏 ]

当外部环境变得愈发严峻复杂,2020年中国家电行业全球化的步伐却依旧坚定不移。虽然20201~6月,中国家电行业累计实现出口额352.4亿美元,同比下降2.3%。但6月,出口额为69.3亿美元,同比大增14.19%。从数据对比来看,中国家电出口的表现,优于货物贸易出口的整体情况。由此可见,中国是全球第一大家电出口国的基本面是稳定的,地位是稳固的。

供应链的国际化程度较高的中国企业,正在面临重大的长远的挑战。这里面既有经济和商业的逻辑,从产业间到产业内到产品类的演化过程,也有非经济和商业的逻辑,例如,政府主导的制造业回流以及新冠疫情冲击使得一些地区供应链发生断裂。这些因素交织在一起,相互作用就形成了历史上罕见的对制造业的冲击。

在这种情况下,全球供应链以及中国的跨国企业都遇到了一些问题。国庆前,在海南举办的绿公司企业家论坛上,包括TCL、美的、松下等国内外知名家电品牌的高管通过企业自身的亲身经历和深度思考,为中国制造业尤其是家电制造业提供了参考,引发了行业热议。

李东生:TCL对全球产业链趋势和规则变化的判断,以及中国企业在全球供应链重构中的作用。

1999TCL在越南建立第一个海外分公司,成为中国第一批走出去的企业,到如今TCL的海外布局走过20年的历史,可以说TCL在全球化思维的引领下取得了卓越的战绩TCL在全球已经建立了数十个制造基地、研发机构和联合实验室,拥有12000余名研发人员。每一件TCL的产品背后都凝聚了全球的科技智慧,设计、零部件、逻辑算法都来自不同国家的TCL团队。

2019,TCL电视在全球的销售量达到了3120万台,稳居全球第二。同时,市场研究公司Omida给出的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TCL品牌全球电视销量市占率由去年同期9.4%同比提升至12.7%,跃升至全球前二,其中,海外销售收入约占整体产品收入58.9%,在全球19个国家市场位居前列。

二十年前中国加入了WTO。从大的逻辑看,WTO的目标是实现全球投资贸易的自由化,以市场的力量来推动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的重构。在这个大的逻辑下,整个产业链和价值链的重构是按照最有效率的方式来推进。这就是WTO的核心价值所在。

经过了二十年的发展,WTO对经济全球化的发展确实带来了好处,但大家也发现,这个利益处的分配是不平衡的。有些国家得到的利益多,有些国家得到的少一些。这取决于一个国家的竞争力。中国在全球经济发展的竞争中的竞争力是最强的。所以,中国在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中也是受益最多的国家之一。

当前,中美贸易冲突以及新冠疫情引发了大家对产业链全球化的重新思考。

首先是疫情的影响。从疫情中口罩的供应可以看出,中国的效率是最快的。其次,全球各国竞争力不同,发展不平衡导致其在全球化过程中受益的差异。这种差异是通过关税和贸易保护等措施来平衡的利益的分配。WTO的原则是最大程度地降低关税和贸易保护壁垒,让分配更加合理。因此,推动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重构有着合理性,中国企业要主动适应这种变化。

今年1~8月份,TCL在海外市场的销售规模增长了18%,利润增长了6.6%。为什么TCL没有受到疫情和贸易保护的影响,很大程度是因为TCL提前把产业链深入到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实现了在地生产,在地销售,在地服务。通过在地生产,在地销售,在地服务带动国内核心零部件的出口。对外投资,在地生产,对于当地的经济发展有很大的贡献,非常受欢迎,也是TCL在新的国际环境中,在新的规则下,提前布局,建立一种新的产业链,实现全球化的重要举措。

对于政府来讲,下一步如何深化改革,加速经济的转型的同时,鼓励和支持中国企业在全球化供应链重构中的新环境中走出去,重建自己的优势。

大力发展智能制造,也是未来中国家电企业的重构全球供应链的方向。

本间哲朗:中国是制造大国,消费大国,创新大国和工程大国

作为全球性的企业,很难避免贸易战的影响。松下在过去几十年的发展历程中,在供应链重构方面有很多经验,70年代的彩电业务,80年代的录像机业务,90年代的手机业务,松下每次都要做全球供应链的大规模的调整,也为此花费了很多资金和人力的投入。最终,松下得出的供应链全球化原则是地产地销。一个产品想卖给哪个市场,就在哪里投资建厂,供应给当地的消费者。

例如,松下为美国特斯拉提供的锂电池,起初因为需求量不高,松下选择由大阪工厂供货。随着特斯拉的需求量和服务冯然增加,松下将锂电池的工厂直接设置到了美国内华达州,实现了稳定的供货。

所以,松下的供应链全球化已经比较成熟,疫情之后,松下也没有做大幅度的调整。在中国市场,松下的原则是尽量减少海外进口零部件和原材料的占比,尽量使用中国产的零部件和原材料。

对于松下集团来说,中国市场是非常重要的,松下在中国的销售规模,已经占据松下集团营业收入的四分之一;采购量占整个松下集团的三分之一。因此,未来松下会将更多的资源投入到对现有中国供应链做提升和改进的工作中,充分利用中国软件公司的实力,提高供应链的可视化,降低供应链的成本,提高效率。

松下认为,中国并不仅仅是一个制造大国,或者消费大国,更是创新大国,工程大国。为此,20194月,松下成立了中国东北亚公司,这也是松下集团首次在日本本土以外成立的事业和地域职能合二为一的公司,建立在中国本土化的快速决策体制,真正开启了松下中国业务中国决策的新征程。松下东北亚公司的成立,旨在以中国速度、中国成本、中国模式实现在中国本土经营的成功。

随着经济周期和产品的迭代,七八十年代松下在全球布局的彩电工厂、录像机工厂,现在都已经消失了。所以,无论处于哪个时代,企业全球供应链的重构都要接近市场,理解市场,通过数字化和智能化的技术,磨炼产品的竞争力,是应对全球供应链重构唯一的解决方案。

市场是不断变化的,全球供应链重构过程中,企业应对变化的能力是核心,最重要的。

方洪波:美的应对疫情以及全球地缘变化的经验

美的集团在海外市场的营收占比高达42%。美的在全球有超过200家的子公司,60多家的分支机构,10个战略业务单元。早在2007年,美的就在越南投入了第一个海外工厂。近年来,美的的海外收购遍及德国、意大利、以色列、埃及和日本等国家。

制造业是一个全球性的活动,尤其是在过去二三十年全球化的过程中,制造业成为全球范围垂直整合的体系。现在,这个体系确实面临一定的挑战和困难,有些贸易壁垒,还有非贸易因素,所以为美的带来了一系列的措手不及。尤其是2020年的疫情之后,美的集团决定做出了一系列的调整。

首先,在安全性和效率方面做出平衡和取舍。美的集团在13个国家有17个制造基地,18个研发中心,4万多名员工。这种全球化布局,更多地是从效率、成本和经济性方面考虑。疫情之后,美的还要从安全性来做规划。4月份,美的就决定在泰国东部走廊和埃及的苏伊士运河投入两个工厂的建设,并尽可能地排出地缘政治因素的干扰。

第二,美的集团未来将在全球化和区域性方面寻求平衡。尽管美的一直都在推动全球化的布局,但是整体还是中国制造供应全球的模式。未来,美的的战略布局将向区域制造供应区域倾斜。一些关键零部件的产能要转移到各个区域工厂,并在海外制造基地区域内培育和扶持出一些供应链配套的中小企业做平衡。

第三,海外建厂注重灵活性和敏捷性转向的同时,更要注重可收缩性。如果某个区域可能爆发危机,美的如何做出快速的调整,能否快速撤出,即进得去,退的出,以降低企业的风险。例如,因为多种因素,目前美的在全球的所有工厂中,只有印度的工厂仍处于关闭的状态,这对于美的在区域的运营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迫使美的必须做出一系列的调整,提高在区域市场的可伸缩性。

全球供应链的重构前提其实首先是供应链的解体。目前,全球的供应链正处于解体的状态中,这个解体的程度有多大,解体之后势必会带来成本的增加,并最终由全球消费者来买单。另外,供应链的解体还会带来头部企业或者核心创新能力和投资能力的减弱,也会进一步影响供应链的运行效率。

因此,中国家电企业如果想为全球带来更多有价值的产品,更低成本的消费品,各个国家要加强合作,提高区域化的协作程度,最终提高企业自身的竞争能力。

从长期看,所有的企业都要在全球化的过程中,提高数字化,自动化和智能化的程度,不但要加强国内供应链的数字化,更要延伸到全球产业的上下游。这就牵扯到一些标准、体系以及系统的制定和调整,这是供应链重构的过程中中国家电企业必须要考虑的。

未来全球化供应链的重构,需要科技和创新,只有科技领先,有创新能力,中国企业才能在全球供应链重构的过程中,实现中国供应链的升级。

马云:全球化是一种服务世界的能力。

2020年是一段历史的分水岭。对于包括家电业在内的中国企业来说,原来传统工业时代的全球化正在终结,新的数字时代的全球化才刚刚开始。以前全球化是发达国家和大企业主导,未来全球化应该是发展中国家和中小企业走向世界;以前贸易是全球化的主力,未来科技将是全球化的主力;以前是人在流动,货在流动;未来是数据在流动,服务在流动;以前是传统企业的全球化,未来是用好互联网技术的企业的全球化。

未来,任何一个人只要有一部手机,就可以做全球的生意,因此,所有的中小企业都可以成为跨国公司,过去30年是6000家大企业决定了全球化,未来应该是6000万家中小企业决定全球化,地域的扩张,业务的扩张,这是世界给予中小企业的巨大机会。

第二,未来将是由中国内需驱动带动的新一轮全球化。以前WTO是其他国家制定了游戏规则,让中国企业参与。新一轮的全球化,中国将会从卖方变成买方。未来二十年是中国的,中国企业是否有胸怀,有格局,有担当,为未来的全球化制定一个更加公平可持续的贸易规则。

上一次的全球化是由美国3亿人消费驱动的,这次的全球化是中国14亿人的内需,驱动下一轮真正的全球化而带动世界经济。中国的进口最终将倒逼国内中国产业升级消费升级,促进现代服务业的发展。

对于企业家来说,未来的机会在于中国那些百万人口的小城镇。2014年,美国有12个城市超过100万人口的城市,中国有167100万人口的城市。100万人口所诞生的巨大产业,迸发出巨大的消费潜力。 所以,内需绝对不是财富阶层拉动,应该是满足每一个普通老百姓的需求。

第三,新的全球化是一种服务世界的能力,全球化的核心是到其他国家和地区创造价值,创造就业,去做当地企业做不到的事情。过去中国企业走出去,必须是人走去,机器走出去,资金走出去;现在中国企业需要信息走出去,服务走出去,价值走出去。

全球化是一种服务世界的能力,赚世界钱的能力,中国企业应当坚定的走向全球,而不是去征服全球。中国企业走出去要赢回来的不仅仅是利润,更应该赢回来尊重。

2020年应该是一个转折之年,所有的企业要面向未来,用未来的方法来解决今天的问题,而不要用昨天的方法来解决今天的问题。

未来10年是传统企业数字化的最后10年。数字技术将重新定义生产制造,重新定义零售,重新定义技术,重新定义生产资料和一切,甚至很快这个技术将会引发全社会的所有生产关系的变革,政府的变革。

 

 


 


网站编辑:朱东梅
现代家电官方微信

评论:

目前没有评论内容。